您好,欢迎光临 一典鸿艺术网!今天是2018年8月15日,星期三

首页 > 视觉空间 > 视觉空间资讯

从尤伦斯到乌利•希克:清仓中国当代艺术?

2012-07-31 16:02 来源:一典鸿艺术网

香港西九文化区管理局6月12日宣布,获赠1463件中国当代艺术品,将被纳为于2017年落成的M+视觉艺术博物馆的永久藏品。这批当代艺术作品由知名的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家、瑞士人乌利•希克(Uli Sigg)捐赠。有关机构宣称这批藏品价值约13亿港元(这一数字也受到不少质疑)。根据“部分捐赠、部分收购”的协议,M+再向希克博士购入47件藏品,售款将达1.77亿港元。

从尤伦斯夫妇大肆甩卖系统性收藏,到乌利•希克将“主体收藏”半卖半送给香港M+视觉艺术博物馆,国外收藏家的动向牵扯着中国艺术界的神经。鉴于乌利•希克“国外收藏家”的特殊身份,鉴于中国当代艺术依然属于“市场热炒、艺术价值有待验证”的范畴,鉴于他精心选择的捐赠对象是一家香港博物馆而非大陆博物馆,他的捐赠行为引起了热议,在一片对他慷慨大度的称许声中,同样不乏质疑的声音,是对乌利•希克,更是对疑问重重的中国当代艺术本身。

乌利•希克,有时候会被称为西客,希客,或者稀客。30年以来,中国当代艺术的市场价值和艺术价值一直充满争议,而这位神奇的瑞士人从其刚刚起步开始,便以一位外交官了解中国的热忱走访了上千位艺术家,以独特的品位和坚持购入艺术家作品的行为,扶持他们的艺术事业。

据悉,近几年他依然保持着每年收入约200件中国当代艺术品的习惯,至2012年1月,他在接受采访时确认自己的收藏已经超过2200件。而他将这一建立起体系的收藏半赠半卖给M+博物馆,也引起了舆论普遍的关注。

乌利•希克收藏品何以“花落香港”?

先看看现年66岁的希克何许人?1995年,希克被任命为瑞士驻中国、朝鲜和蒙古大使,而今天,希克不仅是一家年收入15亿瑞士法郎的瑞士公司董事会副主席,还担任一些知名美术馆的咨询委员会委员。

希克上周在书面回答《东方早报•艺术评论》采访时列举了他多年来一直坚持做的三件事:“一,建立起一套我称之为‘文献’的完整收藏体系;二,将这些收藏带到中国以外的地方参加展览,让中国的当代艺术家获得他们应有的国际认可;三,完善和丰富中国当代艺术生态。比如说我在1997年设立的中国当代艺术奖(CCAA),在这样一个平台下设立艺术家奖、艺术评论奖。”

对于选择香港而非大陆的原因,希克此前表示,一位北京艺术家在2011年4月的遭遇是他最终放弃内地机构的重要原因,那些条条框框的限制让他担心自己的藏品若赠予中国内地博物馆可能会“受到非议或毁坏”

其实希克的藏品早已有意让中国的美术馆收藏。而这样的选择也是水到渠成的结果。希克表示:“在上世纪90年代早期,我已经发现不论在中国还是海外,也不论是以个人或机构名义,都没有人系统化地收藏中国当代艺术。这对于一个泱泱文化大国,以及后来被认为是中国当代艺术的重要时期来说实为稀奇。因此,我改变了自己的收藏模式,开始仿效收藏机构有系统地记录中国当代艺术作品。我决心建立一个在中国及海外都缺失了的‘档案’,以记录中国的当代艺术。”

不少人在接受《艺术评论》采访时都表示希克与尤伦斯收藏中国当代艺术的不同。“尤伦斯是对这个事情感兴趣,但是他并没有直接接触当代艺术,希克是非常迷新的东西,新的作品。这些‘迷’形成了非常个性的收藏。”香港策展人、汉雅轩艺术总监张颂仁说。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乌利•希克拜访了1000多位中国当代艺术家。在极少人关注中国当代艺术的时候,在中国当代艺术的投资价值还没有浮现的时候,他以不断地走访和收集,成为中国当代艺术的专家,并整理出一套可以说是中国当代艺术的第一手的“文献”。台湾艺术策展人陆蓉之相信“希克是最早的,也是当时唯一的”

而让乌利•希克的收藏显得如此突出的,是中国公立美术馆对于当代艺术收藏的单薄。

广东美术馆是收集中国当代艺术相对比较全面的博物馆,1996年至2009年,现中央美院美术馆馆长王璜生在广东美术馆期间,将其馆内收藏从16件提升到上万件。“我2002年跟这些艺术家谈的时候,我是以博物馆的身份谈的,当时市场也没有起来。”王璜生在接受《艺术评论》采访时提及曾梵志一幅作品,博物馆收藏仅花了2万多元,与现在膨胀的市场上的价格不能同日而语。他认为公立美术馆收藏不力源于主观意愿问题,“真正好的美术馆不管艺术市场多火爆,总有自己的方式获得作品,包括社会捐赠、艺术家支持、相关机构的支持。不是用钱去跟艺术市场拼的。”

对于希克以中国大陆美术馆“没有做好准备”为由将藏品捐赠给了香港的博物馆,《华尔街日报》分析认为,原因之一是美术馆和收藏家对于艺术品价值的判断并不完全一致,“希克担心部分藏品若交给中国内地博物馆可能会受到非议或毁坏,因此他对于将藏品赠予内地的想法持谨慎态度。”与此同时,管理和运作上的重重问题也让希克不能放心,“希克说,他也不会考虑将藏品交给上海正在建的一些博物馆,因为他对那些博物馆长期保护并贮藏这些作品的能力感到不放心。”

王璜生说:“乌利•希克可能还是带有个人性质的收藏。但是,有这一批东西做基础,它(M+视觉艺术博物馆)可以进行不断完善。”

但也有评论界人士认为,希克收藏品当然有个别有价值的作品,但不少收藏品其实是些垃圾。

希克所主导的中国当代艺术奖(CCAA)也曾备受质疑,一些艺术评论人认为要警惕“中国当代艺术奖”,“中国文化艺术长期受到专制强权的压制,现在又要面临国际资本的任意强暴。”希克也感受到了质疑,而这样的质疑在几十年来从未远离,但他表示:“我希望我的藏品更像是一面‘镜子’,来映射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对于中国当代艺术领域而言,希克本身,或许同样是一面镜子。人们对他的所有质疑,同样是指向中国当代艺术本身。

  • QQ咨询

  • 在线咨询
  • 一典鸿艺术网客服
  • 一典鸿艺术网客服
  • 电话咨询

  • 18511002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