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一典鸿艺术网!今天是2017年10月21日,星期六

首页 > 民间艺术 > 民间艺术资讯

瓯绣之花 如何花开不败?

2013-02-22 16:11 来源:温州日报

一个国家级非遗项目,近十年曾有500多名学徒登门求艺,如今只剩下两人。目前,它正处于市场“供不应求”、产品却“难以为继”的矛盾境地——

瓯绣的美丽吸引了孩子的目光。

从业30多年,李小红见证了瓯绣从一度萧条到如今市场的重新红火。

温州先民在千百年的劳动和生活中创造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见证了温州独辟蹊径的发展历史,承载着温州厚重多彩的文化信息。本刊今起推出“非遗进行时”系列报道,聚焦非遗的存在环境、保护现状和发展前景,以期推动我市非遗的繁荣和传承,使之成为文化“聚宝盆”。

今年我市“两会”期间,文化产业发展成为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   作为我国“六大名绣”之一,具有浓郁温州风味的瓯绣,如今正以其非凡魅力,吸引越来越多关注的目光。   瓯绣该如何摆脱传承困境?文化产业之路是否可行——一场由瓯绣引发的文化产业探索话题,已然拉开序幕。

从业30多年,   李小红第一次感受到“奔小康”

20多年前,瓯绣一度萧条。在温州,相关从业者从2500多人减至400多人。当时,温州瓯绣厂的员工大量流散,仅余20多人。李小红,就是其中一位。   10多年前,瓯绣艺术研究所在谯楼成立,李小红负责设计、刺绣工作。那时,她的作品售价3000元至1万元,但每个月1200元的工资,是她的全部收入。   如今,作为温州市工艺美术大师,李小红不仅有工资、作品出售收入,还有温州市工艺美术大师研究院给她的奖金。现在,她的作品销售价格为1.3万元至4万元左右,月工资为3700元。   “现在的日子真的是越来越好。”从业30多年,李小红说第一次感受到“奔小康”的感觉。一个星期前,她跟同行去韩国旅游观光。几年前,出国旅游对她而言,是可望不可即的事。   瓯绣原来多以出口为主,现在慢慢转到国内市场,多数作为礼品、家饰装修和高级公共建筑文化装饰,而且日益供不应求。

程云云是温州市工艺美术大师,她的一幅作品需要花费两个月左右的时间,通常是没绣完就已经被人预订了。现在,她每天花大量的时间工作,刺绣几乎是她生活的全部。“没办法,要的人太多。”程云云告诉记者,正常情况下,一个大师一年只能绣三件作品,面对客人的需求,只能超负荷地赶工。

温州市区现有六家瓯绣门市部,分布在五马街、飞霞南路、车站大道等闹市街区,多由原瓯绣厂绣艺师、行政人员开设经营。记者走访了几家门市部,飞霞南路门市部的店员指着一面几近空白的墙说,两天前,这面墙挂满了瓯绣成品,现已全部卖光。

扶持有力度,   瓯绣市场重新红火

温州瓯绣有千年的悠久历史,是国家级非遗项目,素有浙江“三雕一绣”、温州“四瓯”之誉,是瓯越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瓯绣由唐代锦衣发展而来,在历史上极为兴盛,光绪年间已销往欧美和南洋等地。上世纪50年代,我市组建了温州瓯绣厂,涌现出一大批名艺人和设计师。   到了上世纪90年代,瓯绣日趋衰落,中年艺人纷纷改行。

为了保护传统优良艺种,近年来我市政府部门大力扶持瓯绣。申遗,成立研究所,对外展示技艺,培养工艺美术大师……各类措施给瓯绣工艺注入一剂剂“强心针”。   2008年,李小红评上了市首批工艺美术大师。次年,她去苏州参加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培训。在全国20多种名绣汇聚的培训班上,李小红第一次体会到“差距”。   “当时学到了很多新鲜知识。”回想起当年的培训经历,李小红说看到了特制的苏州丝线,看到了湘绣千变万化的针法,触动很深。回温后,她和几个同行一起探讨钻研瓯绣的针法、色彩,绣出的作品明显进步了很多,市场价格也涨了许多。

2011年,温州市工艺美术研究院(市工艺美术大师楼)挂牌成立,为全市的工艺美术开启了一个新局面:在这里,百名工艺美术大师包括瓯绣大师在内,有了开展科研、保护、传承、创新、展示的平台。瓯绣大师们和来温的全国“四大名绣”艺人进行交流,赴国外参观学习,去北大培训,开班招生,优秀作品接踵出炉,关注度提高……瓯绣市场逐渐被打开。   然而,在瓯绣市场日渐红火的情况下,瓯绣传承却存在巨大的隐忧。

 九大师两学徒,   年轻人为什么留不住

李小红对记者说了一个“怪现象”。10年前,徒弟每个月要给师傅300元学费;现在,徒弟不仅不用交学费,还能从师傅那里领到生活费,从卖出的作品中提取50%的利润,有的大师甚至还给学生上了“五险”。   但是,即使这样的待遇,也没能挡住学生离去的脚步——   近10年来,原瓯绣艺术研究所和市工艺美术大师研究所陆陆续续有500多名学生上门求艺,但短则两个月,长则10个多月就纷纷离散,目前全市九位瓯绣大师只剩下两个学徒。   李小红前后带了30多个学生,但一个都没留住。曾经有个大学本科毕业的女孩,对刺绣很有天赋,李小红原本打算重点培养,但女孩学了几个月就离开了。   “瓯绣太难学,时间太长了,没有精力。”女孩临走前留下这样一句话。

在李小红看来,瓯绣是个“大器晚成”的手艺活,学三五年只学到皮毛,10年才能成为成熟的绣艺师,不学到老难成气候,大多数年轻人无法坚持。

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施成权说,瓯绣,看似一上一下的刺绣,但对学员来说,要具备国画、油画、水彩画等方面的知识。   在谯楼,瓯绣带头人张国民老先生向记者展示了《温州瓯绣》书稿。这位耄耋之年的老人花了几年时间,跑遍温州各个山区,收集了大量早期瓯绣实物和图片,还在研究所绣艺师的帮助下,绣制了很多针法小片,收录入《传统针法实样彩图》章节。“现在学瓯绣的人很少,我只是担心手艺会失传,所以就抓紧时间把这些东西保留下来。”张国民眉宇间透露着哀愁。

放眼当下,瓯绣从业人员寥寥无几。一份最近的调查数据显示,全市瓯绣从业人员仅30多名。其中,瓯绣工艺美术大师9人,(省级工艺美术大师3人、市级工艺美术大师6人),技师4人,学徒2人,另有瑞安陶山等地绣工十几人。

 人员的匮乏造成传承困境,也使生产断线。有知情人士透露,某瓯绣门市部接了一张185幅瓯绣的订单,因为赶不出来,最后只好退掉。有些门市部还因为生产跟不上,只能从苏州进一批苏绣再加工以充瓯绣出售,获取微薄的利润。

人才须先行,   产业化是瓯绣发展必然之路   市场的回暖,将瓯绣带出了十多年前几近灭绝的漩涡。但人才的断档,让大师们断言:再过10年,如果传承问题得不到解决,瓯绣难逃消亡的噩运。   在很多人看来,“非遗”生产带有某些神秘性,似乎只有家族继承、师徒传授、手工制作、家庭作坊才最为纯正。其实,在科技发展和市场化运作逐渐成熟的今天,一些“非遗”品种已走出深闺,实现产业化的生产,并取得了骄人的成绩。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温州市工艺美术研究所所长周锦云举了一个很生动的例子。“四大名绣”中的苏绣,由于在传承历史文化的同时,注重快速接轨市场、走向市场。现在,苏绣已成为一个拥有“10万绣娘”、年产值10亿元、在全国拥有300多家经销点的庞大产业,并形成了系统的创作、绣制、营销专业分工的产业链。   苏绣的事例证明,要使“非遗”得到保护和传承,必须以“非遗”文化为依托,把“非遗”文化资源转化成发展文化产业的文化竞争力,才能使“非遗”文化保护与发展形成“源头活水”的良性循环。

“没有人才就没有市场,没有市场就没有产业。”周锦云表示,当下,人才培养必须先行。   据了解,目前,瓯绣需要三类人才:大师级人才、创意设计人才和高级技工。业内人士已提出人才培养方案,期待适当时机推出:除传统的“大师带徒弟”之外,开设成教瓯绣大专班,向全省招生;行业里优秀年轻人接受再教育,多为其提供外出学习、培训的机会;开设两个瓯绣艺术班,重点培养在校大学生;将瓯绣列入中小学校本课程,让孩子们爱上本土工艺。   如今,我市正着手为瓯绣“量身订制”行之有效的“产业化”发展方案,在培养人才的同时,探索“产业化道路”。

  • QQ咨询

  • 在线咨询
  • 一典鸿艺术网客服
  • 一典鸿艺术网客服
  • 电话咨询

  • 18511002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