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一典鸿艺术网!今天是2018年11月18日,星期日

首页 > 民间艺术 > 民间绘画

应运而生的刀郎农民画

2012-10-24 14:23 来源:网络

2000年5月,笔者有幸陪同自治区采访团到“全国农民画之乡”的麦盖提县库木库萨尔乡进行采访。我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对于农民诗人、农民作家艺术家还有点了解。但真正接触农民画与农民画家却不多。对于此次采访观光,从头至尾我都投入了极大的关注和热情。

在一个金风送爽、银棉遍地、硕果满枝的金秋。随着川流不息的车流,我们出了麦盖提县城向南疾驶。在库木库萨尔乡文化站,占地1540平方米的画苑、画室吸引了广大游客,该画室是1980年投资50多万元建成的。一进入文化站,首先看到的是梧桐笔挺,杨柳依依,好画如屏如林。

诞生于大沙漠周边的农民画

在这和谐的自然景观的映衬下,满院透着奇香,飘着异彩的农民画显得异常珍奇、自然和绚丽多姿。一幅两米多高、长达十多米的长轴《葡萄架下》,把刀郎之乡流蜜溢彩,热情好客,舞姿飘逸,欢庆丰收的乡风民俗与歌颂新社会、共唱新生活、快步奔小康的主题进行了大胆地夸张渲染,使人感到一种塞外江南,瓜果四季飘香的特有气息。这时你会觉得连吸入口里的空气,吹在身上的风,融进心里的情话都是舒畅和甘甜的。

我欣赏库木库萨尔乡文化站长土生土长的农民热合曼•阿皮孜的《丰收》,《辛勤劳动》、《麦西莱甫》,我也喜欢品味一放下砍土曼不拿起画笔就吃不香睡不着的热依木•色力木的《是梦还是醒》、《欢乐的春天》。《丰收图》是通过农民采收葵花色彩鲜明的工笔彩描,运用娴熟老道的色彩向人们传达了一种农民喜庆丰收的快乐心情。画面同是一种葵花,红黄绿粉,颜色各异。一位妙龄女郎操刃攀折,一个英俊的“巴郎”葵下携筐。女郎攀高重心向上,纱巾下垂,有一种人与物、情与景拔河的味道;“巴郎”在下携筐收葵。尤其是一男一女,一高一低,一纵一蹲,把个丰收喜悦之情写活了,写尽了。

还有一副是手摇鼓风机《打铁》的画面,是经过大胆地渲染夸张处理了的鼓风机把一幅画面吹得活灵活现、呼之欲出,充满了幽默机智与浓郁俏皮的民族特色与生活气息。

还有艾尔肯•巴可里的《接新娘》,吾斯曼•阿布都热衣木的《打猎图》等,都是运用速写和素描手法相结合,屏声息气浓墨重彩地构勒出一个万紫千红、百鸟闹春的热烈氛围;一个凝重紧张、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大气象大场面得到了充分地展现。动则百千人,动则山万重,连马跃车鸣、歌吹喝采、犬追兔走、风摇树动之声也看得真,也听得清。至此,我才知道什么叫“民间绘画之乡”,什么样的人是农民画家;至此我才知道麦盖提农民画是从六、七十年代酝酿,八九十年代臻于成熟的。到跨世纪之年已誉满神州,名扬海外,成了国人和洋人齐夸共赞的高雅艺术与通俗民族文化结合起来的版本。

麦盖提县仅库木库萨尔乡就有农民画家近百人。截止目前,麦盖提县一千多幅农民画中,其中在省内外、国内外参展的民间绘画达600多幅,而摘取省级以上艺术桂冠,漂洋过海的也有近百幅;在省内外被各级新闻媒体转载刊登的达450幅。1996年库木库萨尔乡被文化部授予“现代民间绘画之乡”。

有人说:“边缘不是世界结束的地方,而是世界阐明自己的地方”。对此,我颇有同感。古往今来,有国画、油画、宫廷画、山水花鸟、梅竹虫鱼等多种画风、画派和众多的画师。可是农民画和窑洞剪纸,彩陶草编似乎算不了什么高雅艺术,似乎是永远也登不了大雅之堂的。在一些人眼里,它们是小儿科,是“另类”技艺,经不起推敲和摔打,只能自娱自乐,自生自灭。然而麦盖提的刀郎农民画却冲出了国门,画出了一块新天地,画出了一个新产业。麦盖提农民画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形成了规模,有了属于自己的精神特质、文化积淀与人文内涵。已经成为出墙红杏,人面桃花。蓄势待发、乘势而上的是它本身发展的自然趋势,也是社会的宠爱,历史的必然选择。

这些农民画尽管透射着原始稚拙的边乡民风和朴素摹仿的唯美追求,但它毕竟是麦盖提民间画家展示自我,认识自我,热爱生活,歌颂赞美生活的一种自然表达方式。民间绘画是审美的唯美的艺术。在表现手法上可以随心所欲,打破时空界限,不必循规蹈矩、亦步亦趋地处处平移透视,按部就班地由浅入深,步步设色扫描。但追求酣畅淋漓的视觉效果与主观宣泄却是十分可取的。它既来自于纷繁多彩的现实生活,又超越了现实高于现实,既是现实主义的颂歌,又洋溢着浓郁的浪漫主义的情调色彩。

麦盖提县的九乡一镇都建有文化站,县有文化馆。改革开放以来,麦盖提县先后举办绘画培训班50多期,培训农民画专业人才1042人(次),举办各种绘画、民间艺术展览近百次。1978年,买买提.卡衣木的《学理论》,热合曼•阿皮孜的《丰收之歌》,比乃克孜(女)的《公社的节日》等作品参加了当年在巴黎举办的国际农民画展并获奖。向全国发行的《麦盖提、察布察尔农民画选》收编麦盖提农民画38幅。1991年热衣木•赛里木的画作《狼》在北京举办的中国香港艺术展览中获大奖。

1980年以来,麦盖提每年都投入几万甚至十几万元的“民间绘画”经费,在全县多个乡镇建设了农民画创作室;在全县各中小学以及幼儿园都开设了艺术教育课程。党的十六大以后,麦盖提县提高了对文化建设重视的程度,于2006年投资了200余万元,新建了文化馆,建筑面积2000余平方,内设书画美术展厅,摄影作品展厅、文物和非物质文化展厅。

多年来,麦盖提县每逢重大节假日都要举办大型文娱、体育活动。每次都设有文艺表演、书画展览栏目。到目前为止,麦盖提县已经形成有200多名农民画创作队伍,每年平均创作农民画400到600来幅。自从上世纪70年代以来,有600多幅农民画作品先后在地区、自治区、北京、香港、巴黎、纽约等地展出,获奖并被收藏。2004年10月底,一行10人的法国旅游团前来参观旅游,他们花费3000多元买走了库木库萨尔乡画室的10幅作品。同时,该县有300幅农民画被《人民日报》、《中国画报》、《新疆日报》等国内30多家报刊、媒体、出版社发表转载。麦盖提县农民画曾多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国际友人的高度赞扬和好评。

1996年,麦盖提县库木库萨尔乡被文化部命名为“现代民间绘画之乡”,麦盖提县先后承办过全国和全疆文化工作会议,自治区农村学校艺术教育课题研究交流会。2003年,麦盖提县教育系统各中小学学生的350幅作品参加了全国青少年书法绘画大赛,有224人获奖。其中获得一、二、三等奖分别为11名,31名,47名。县科教局荣获得第八届全国中小学书画作品比赛优秀组织奖。

劳动创造了艺术,艺术丰富了生活,生活滋润了具有艺术气质与审美情趣的心灵。刀郎农民画是我国现代民间绘画艺术百花园中一枝瑰丽夺目的奇葩。刀郎人正是在劳动和生活中用敏锐的目光捕捉到了一幅幅精彩绝伦的画面,并将其跃然纸上。幽默中透视矛盾,夸张中充满情绪宣泄,构成了“刀郎农民画”画家在处理反映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别具一格的艺术特色。

荷兰画家梵高绘画生涯中没有举办过画展,即使是传奇作品也只卖出了微薄的报酬,而且是他绝无仅有的几次。可是,他的成就目前还是难以有人超过和企及的。与印象派画家梵高相比,麦盖提的刀郎农民画在绘画艺术的漫漫征途上才迈出了第一步。运笔的稚拙,构思的简约精巧以及人们对于艺术鉴赏力的需求都有待于挖掘和提高。刀郎舞、刀郎木卡姆、刀郎农民画作为麦盖提的文化品牌,共同铸造了麦盖提的刀郎文化之魂,滋润鼓舞着20多万刀郎儿女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伟大进程中奋勇前进。但是,有谁能断言刀郎人这些稚拙古朴的绘画乐舞作品若干年后不是价值连城的传世佳作呢!

保护传承,着眼未来

鲁迅先生曾经说过:“只有是民族的,才是世界的。”麦盖提是中国西部的一块文化沃土,一块生机勃勃的文化宝地,刀郞文化是中国民间艺术的绮丽瑰宝。在这片神奇的刀郞大地上,麦盖提的刀郞文化正闪烁着奇异的光芒,发出了让中国和世界为之震撼惊异的声音。

为了保护刀郎麦西莱甫木卡姆这一文化遗产,主动争取生存空间,刀郎文化大革命得到了中央、自治区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1994年,全国边疆万里文化长廊现场会选点在麦盖提县召开;1995年,麦盖提县被国家文化部、人事部评为全国文化工作模范县;2001年11月,麦盖提县成功地举办了全疆乡(镇)农村文化工作现场会;2003年12月,中国艺术研究院特邀麦盖提县刀郎木卡姆民间艺人在北京召开的“中国少数民族艺术遗产保护及当代艺术发展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作专场演出;2004年麦盖提县8名民间艺人应邀参加中央电视台举办的“清逸•佳雪杯”西部民歌大赛获得金奖;文化体育广播电视局荣获“民族歌曲保护奖”。这对弘扬宣传麦盖提乃至南疆的特色文化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通过各级党政和宣传文化主管部门的关心和支持,挽救麦盖提县刀郎民族民间艺术工作取得了很大进展。

目前,麦盖提县着眼长远,正在积极寻求上级以及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组建了刀郎木卡姆艺术发展与培训中心。该中心建成使用后,将使刀郎木卡姆艺人得到经常性的培训,更能带动周边县(市)抓好刀郎木卡姆的传承工作,使刀郎麦西莱甫木卡姆的接班人不断发展壮大,使区内外以及全世界来麦盖提旅游观光者都能够欣赏、领略到这一源远流长别具一格、既古老又年轻令人耳目一新的刀郎文化艺术的魅力。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一典鸿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一典鸿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 QQ咨询

  • 在线咨询
  • 一典鸿艺术网客服
  • 一典鸿艺术网客服
  • 电话咨询

  • 18511002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