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一典鸿艺术网!今天是2018年1月16日,星期二

首页 > 建筑 > 建筑书评

凯斯·格里菲斯:游走艺术与技术的建筑前沿

2012-09-18 15:54 来源:建筑中国周刊?

Aedas(凯达环球)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建筑事务所之一,在世界各地共设有32间办公室,业务领域广泛、精品项目层出不穷。而一手创立并带领着这支强大团队,在欧、美、亚及中东等地先后完成80多个重要項目的领导人正是Aedas的主席——凯斯·格里菲斯(Keith Griffiths),这位在高层和高密度建筑及环境领域广受尊敬的规划师和设计师。

适逢亚洲青年管弦乐团(AYO)巡回演出上海站演奏会,Aedas不仅是本次巡演的赞助方,作为管弦乐团主席,凯斯·格里菲斯也专程来到上海。藉此我们有幸拜访到这位建筑界的“殿堂级人物”。笔者眼前的Keith,热爱工作、热爱设计,更热爱生活。审阅一张张项目图纸时,有一种吸引人的专注;而每每谈到Aedas的成功历程,他内敛的微笑里难掩兴奋和自豪

  今晚亚洲青年管弦乐团将在上海演出,听说Aedas是本次巡演的赞助方。您个人作为乐团主席,是否除了对设计的钟爱以外也是一名交响乐迷呢?

凯斯·格里菲斯:是的,我喜欢各种音乐形式,但作为乐团主席并不仅是出于对音乐的爱好,更多的还是帮助这个乐团的发展。这支世界著名的乐团由108位来自亚洲各国的演奏手组成,其中30位来自中国,29位来自台湾,14位来自香港,还有一部分来自菲律宾、新加坡、泰国等地,年龄跨度从14到28岁不等。他们的演奏非常非常出色,洋溢诗意韵律。他们今晚都会来到上海共同奏响古斯塔夫·马勒(Gustav Mahler) 创作的D大调第九号交响曲。

Aedas也经常投入参与其他社会公益活动,这种人文关怀是否是公司一直以来的传统文化?

凯斯·格里菲斯:是的,但我们并不是单纯从公益的角度来看待这种参与,而是更多地与我们的工作方式相关。我们是建筑师,相信地域化与全球化应该相辅相成,因为我们的建筑是为那些当地需要的人建造的,而每一个国家每一座城市又是与众不同的,所以我们所理解的社会责任就是,将我们自己全身心地根植到所服务的城市和环境中去。

 那么您是如何理解这种文化与公司发展之间的关系的?

 凯斯·格里菲斯:我认为这正是Aedas成功的原因。我们是唯一一家几乎在所有的项目所在地设立办公室的国际建筑设计公司,所以在全球已设有三十多间办公室。大多设计公司会把设计带回纽约或是伦敦,但我们不会,我们让设计师扎根所服务的城市。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如此成功。

从您的分享中我们可以感受到Aedas强烈的社会责任感。那么Aedas是什么时候进入中国市场的?

 凯斯·格里菲斯:我们从1988年开始在中国大陆做项目,但1982年Aedas就已经入驻香港了。

在中国大陆,Aedas可以说一直都是低调而稳健的,或许不少设计师朋友还不太了解这家公司,在这里可否请您介绍一下目前在中国的业务分布以及项目定位?

凯斯·格里菲斯:没问题。目前我们在中国设有7个办公室,分别位于澳门、香港、北京、上海、成都、重庆和沈阳,员工总数超过1300名。其中85%-90%是中国人,有来自澳门和香港的,也有来自大陆的,而另一部分是海外设计师。与此同时,我们的业务规模在中国大陆也发展得相当迅速,就在今年,我们还将新增2个办公室。

 如此巨大的中国员工比例对您的公司和业务发展有着什么样的影响或帮助?

凯斯·格里菲斯:可以影响巨大。本土设计师对我们来说非常必要,Aedas的管理哲学是将本土的员工培训成为国际化人才。因此, 我们会把有国际化背景的建筑师带入不同的城市中,同时对当地员工进行培训,使之达到国际化的专业程度。所以你可以看到我们北京、上海以及成都的办公室都拥有很高的国际化水准,而且大部分员工都是当地人。

你也会给中国员工提供去其它国家办公室的工作机会吗?   凯斯·格里菲斯:当然,而且经常。我们伦敦办公室有来自香港的团队,在纽约也有来自新加坡的团队。人才的移动与合作是经常性的

我们认为欧洲在城市综合体领域要较我国相对成熟一些,可否请您分享一下我们应该如何评价一个城市综合体的成功?它的可持续性最关键地体现在了哪些方面?

凯斯·格里菲斯:事实上,欧洲国家并非特别擅长城市综合体。欧、美国家的城市建设和成熟得很早,那些已经存在的建筑也几乎都被扩建过,所以我们无法再去实施那些规模大结构性强的项目,只能把小体量的项目往夹缝里塞。但中国不同,如今城镇化建设正在火热地进行着,只有在中国才能实现大规模的城市扩张。目前, 中国正在发展世界最前沿的体系和科技,正在引领这种类型项目的开发。   至于你提到的如何评估城市综合体的成功,我认为有三方面:首先,开发商当然是从财务收益的角度衡量成功,看能赚多少钱,成功与否要根据资金的回报来定。但我认为另外两点更为重要。其一是文化方面——社会环境因生活方式而改变,城市综合体是否提供了良好的生活方式?它给予的新生活方式比过去的田园式的或其它更分散式的提升了多少?综合体开发所创造的城市密度可以产生很多优势并改进生活方式,所以我们可以以此为标准来衡量;其二是可持续性方面,即能源的使用情况。当我们把人群集中在一起,就会减少他们必须的日常行程,例如缩短上班的及去各类设施的路程,这样就能减少碳排放量,同时,房屋也能更加节能和可持续,这都是此类高密度城市综合开发的成功要素。

Aedas目前在中国设计了多少城市综合体了?

 凯斯·格里菲斯:非常非常多,比如广州的琶洲办公楼、酒店及商业展览发展项目、北京的北苑北辰、无锡的恒隆广场……这个名单很长。我们在中国做的综合体规模大多介于250000至700000平方米之间,在上海、苏州、成都、重庆、大连、广州都有成功实例。

以您上面的标准来看,哪一个是最成功的呢?

凯斯·格里菲斯:它们都各有千秋。评价一个项目的好坏需要取决于它能在多大程度上契合当地城镇。以成都华置广场为例,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项目,包含了四座大楼,零售功能的上层有住宅、办公楼及酒店。由于成都人喜欢户外活动,所以我们就设计了一个既包含户内及延伸至开放式屋顶的购物中心,这样人们就可以选择在气候好的时候移步到屋顶上去就餐,而室内的购物中心又有中央空调时时提供舒适的购物环境。这种设计对于当地气候下的人们来说非常独特,得到了很棒的反响。当然,这只是我认为很成功的案例之一,而其它的项目也以类似的以人为本的思路取得成功。

我们说建筑与其所在环境不可分割,那么Aedas是如何将国际化的背景与中国的本土地气相结合的?是否可以结合具体案例谈一谈?

 凯斯·格里菲斯:这正是我一直在谈论的主题——我们不能把建筑和它所在的城市分割开来。每个地方的原材料不同,气候不同,最重要的是生活在其中的人也不同,所以我们需要给予人们的也完全不同。在新加坡,人们在温度即使达到32度的公寓里也根本不需要开空调;但在香港,即使气温略低一些,人们还是喜欢开空调。所以我们要让建筑适应其使用者的需要。

这也就是为什么你的团队更倾向于聘用大量的当地人,而不是欧洲人?

凯斯·格里菲斯:其实两方都很重要。毕竟我们需要国际化的前沿技术,特别是一些包括BIM应用在内的电脑技术,还需要引进一些最好的设计人才。但同时,我们更需要的是当地人以及当地人的观念和想法,然后再把他们培训成为国际一流的设计师。

 据了解,新加坡星宇表演艺术中心即将竣工,作为一项荣获各类奖项的大型项目,您认为它最大的成功之处在哪里?

凯斯·格里菲斯:这个项目可能是目前为止我们做得最好的, 也是让我们非常满意的项目。这是一个雄伟的建筑,具有浓厚的雕塑感,且造型优美,三维空间感也很强,我相信一定会获得大多数人的喜欢和欣赏。随着竣工在即,星宇表演艺术中心一定还会获得更多的奖项。

相信它会成为一个崭新的地标。那么Aedas作为这个行业龙头,您如何评价在建筑设计上的独特性或核心竞争力?   凯斯·格里菲斯:说到这里我的回答可能跟前面有些重复,显然,本地化与国际性的结合就是我们的核心竞争优势。这里我要强调的是另一方面,我们在全球范围内拥有2500人的庞大规模,除了如上所述,我们其实不会强调其它的‘核心竞争优势’,因为我们设计的建筑几乎包含了所有的类别,如火车站、住宅、零售、办公楼等等。但我们在不同城市的办公室确实有着各自的强项,比如在香港、北京、上海这些发达地区,我们特别擅长做混合商业综合体这样的高密度开发,也非常擅长零售业和涵盖火车站、机场在内的基础设施开发。但在这些城市,我们很少做博物馆和画廊类的项目,这些项目在英国做得比较多,如果未来有需要的话,我们会从伦敦调来擅长此种类型的设计师。

那您觉得Aedas有没有属于自己的独特风格?   凯斯·格里菲斯:我不认为Aedas有这么一种“风格”。当然,我们的一些竞争对手也许会去努力树立一种易于辨识的独特风格,但我们坚信建筑需要向“简洁”靠拢,必须切合当地的风土人情。所以如果一定要定我们的风格的话,你可以看到的是Aedas的建筑极其简洁,雕塑感强,精致且适宜,而你不会看到的是那些繁复的装饰,以及强加上去的所谓“风格”。   这似乎就是您在漫长的职业生涯中坚持自我遵循的原则。   凯斯·格里菲斯:不错,我们在Aedas一直遵循的一个原则就是:真实地面对自己、真诚地面对客户乃至我们所服务的城市。

BIM应用也一直是Aedas在建筑行业中的强大优势,可否具体谈谈它对我们设计的帮助?   凯斯·格里菲斯:好的,在这里我要用一些类比来帮助解释:比如说‘平台’这个概念。我们有云计算平台,就是说在世界各地都能通过IT平台分享我们整个专业网络的智力、经验和才能。我们几乎就像一所大学,有知识库,你可以在全球任意地方访问这个知识库,即时得到帮助。但要拥有如此庞大的知识库,你就必须要有一个非常成熟复杂的IT系统。以我们现在所设计建筑的复杂程度,我们必须要运用BIM这个工具。   打个比方,如果回到用笔画图的时代,我无法用手中这支笔画出今天建筑的复杂结构,所以我们需要BIM这种电脑工具。得益于Aedas的全球规模,我们在BIM技术应用方面走在了行业的前面。但相信我,几年内所有同行都会开始使用BIM,我们只是抢得了一些先机而已。   最后请您预测一下未来几年内什么样的建筑类型会成为主流,而哪里又将成为这个行业的下一个热点市场?   凯斯·格里菲斯:鉴于目前城镇化的发展速度,我们毫不怀疑接下去几年,中国仍将被视为世界最大的市场。而另一个问题的答案也相对明显,就像我刚才说的,中国正在进行众多的高密度城市综合体开发,其数量和规模超过其他任何国家,可以说几乎将此开发类型发展成一种‘艺术形式’。我相信这种开发类型的发展方向是变得越来越综合和复杂,越来越密集,前期越来越有预制和精确的方向。   正如我们一直在研究的,如何合理搭配高密度综合体中的各个功能元素从而确保它们可以相互作用和协调, 这是一种非常智慧的全局性考量,比如说酒店和住宅公寓的设计配合零售开发,配合地铁站开发等等。这些功能组成的相互协调和整合可以造就一种真正的建筑艺术形式。这也是我们视为未来十年最令人兴奋的设计部分。   看来这正是新一代城市综合体的发展方向了。只是,我认为,上海、北京这些大都市中的建筑群已经相当饱和了,对此您依旧认为这里会是未来的热点市场吗?   凯斯·格里菲斯:我所指的是一些围绕着这些大都市、正试图发展成为高科技城或工业城的新城。这些地方对于新一代城市综合体来说意义非凡。通过这种建筑类型,人们的出行时间将被缩短,城市将更加可持续,生活质量也将被大幅提高。现在中国有很多新城正在规划和建设中,这其实是在努力打造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我认为这是史无前例的前沿尝试,非常令人兴奋。

  • QQ咨询

  • 在线咨询
  • 一典鸿艺术网客服
  • 一典鸿艺术网客服
  • 电话咨询

  • 18511002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