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一典鸿艺术网!今天是2012年4月26日 下午3点

黄海兰官方网站
艺术家 > 动态

艺术家动态

联想与共鸣——看黄海兰版画展

2013-03-19 16:58

具像与抽象,写意与写实,联想与共鸣 ——看黄海兰版画展

虽然我对版画是外行,但有趣的是,在我青少年时期却有过接触。1943年我13岁那年,我住在四川成都,房东是大财主,书库里有很多藏书,还常年雇佣了很多刻字工人刻制木版印书,出于好奇,我常常在旁边看,一站就好几小时,特别是对刻制花花草草,楼台,人物兴趣更大。后来,因为工作关系,见到了中国古老的《十竹斋书画谱》,《芥子图画谱》,对中国版画才有了初步认识。再就是,抗日战争期间见到过不少木刻宣传画,粗旷,豪放。有一张;画着一个汉子,张着大嘴在呐喊,双手紧握着拳头举着步枪,动员抗日,使人震撼。多少年过去了,至今不忘,印象极深。

在出席欣赏黄海兰版画悉尼展之前,特意拜读了她的一个画册,一本十分典雅的版画作品集,共有水印木刻、绝版油套、综合版、藏书票四个部分,和此次来悉尼的展品差不多。很精彩,很动人。其中的一组叫《游离系列》的作品,画的是生机勃勃的小蝌蚪。它使我又想起了童年。

那时候每到春天,常在街头有瓶装小蝌蚪出售,小蝌蚪在水中游啊游,欢快,活跃,永不停歇,充满生机。好不容易从妈妈那里要了钱,高高兴兴买回家,一放学就对着那瓶子看啊看。终于,有一天,她们长出了小小的两只脚,后来又把尾巴甩掉了,变成了小青蛙。当然,不是全都活了下来,这就是命运,这就是生命。

我还想到了一个关于蝌蚪题材的绘画。那是中国国画大师齐白石的故事。国画界有所谓“命题作画”的。有位仁兄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向齐白石出了个题为:“蛙声十里出山泉” 索画。‘青蛙’、‘山泉’都是具象,好办,‘十里’也还好办,唯独抽象的‘蛙声’不好表现。齐白石不愧是大师,终于画出来了。我见过这幅画:竖幅条幅,两边山谷,中有溪流,一群小蝌蚪奋勇地顺着溪流向前游啊游!画的右边偏下题款“蛙声十里出山泉”。它令人联想:青蛙妈妈在山泉上游的岩石上不断地呼唤着,叮嘱着:“孩子们!妈妈爱你们,妈妈会想你们,但是,你们走吧!走向你们幸福的明天,奔向你们光明的前边!”

当我看到黄海兰以蝌蚪为题材的美丽的版画:《游离系列》一群小蝌蚪也在游啊游!有的在前,有的在后,奔向美好的明天,尽管中间有梗阻,依旧朝着目标奋勇向前!但是,也有个别的,迷失了方向,仃滞,回头。我在想:这不就是我们人类现实生活的写照吗?!这些画是写实也是写意,更有着深刻的寓意。

中国画重写意,西方画重写实。综合版中有幅题为“呼”的作品:浅色背景中心,有一团鲜艳的粉红色团,像花朵也不全是;右下角一只刻画精细的蜻蜓在吸吮似的。写意和写实鲜明对比,巧妙融合。我想到了,也似乎感受到了:仲春的早晨,阳光明媚,鲜花在召唤,蜂蝶在飞午,蜻蜓正在饱攴。那是美好迷人的,欣欣向荣的,充满生机的,令人陶醉的春天。

我喜欢她的一组《藏书票》作品,浓浓的木刻风格和韵味。其中一组我称之为《福娃》的组票。我自以为,它取自于中国剪纸年画,却有木刻更细腻的刻画,尽管都属同一欢乐,喜幸表情,但他们的发式,头饰,鞋履都有变化,尤其是不同的是手势,刻画了不同的表情和意愿。我佩服她的细仔入微,丝丝入扣,这也许是女作家的长项,她自已的长项。另有两组仕女像作品。风格迥然不同,中国古装妇女和现代女士肖像采用了不同技法,一组是粗旷挺拔的线条,另一组是细腻柔韧的线条。都充分表达了她们的风姿和神韵。这种对比写照,反映了作者扎实的基本功,以及活灵活现的刻划,和意味清新的创意。我被感动了,我被折服了。

图为蒋维廉教授(右)、王睿先生(左)与黄海兰女士合影

感谢中华文化中心提供这个宝贵机会,中国版画展在悉尼是首次,展览十分珍贵。相信会由此丰富悉尼的艺术园区,创造出清新的文艺氛围。此次活动园满成功与艺术家的扎实功底和求索精神密不可分,衷心祈望她创造更多、更新、更美的海兰版画,期待再次在悉尼重逢。

(此文由澳洲亚太经贸文化促进会王睿先生推荐)